无双强兵林彻楚云梦免费小说全文阅读

小说内容简介【无弹窗/无广告】:

《无双强兵》这本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的主角是林彻楚云梦,小说内容讲述的是:十年戎马,镇守万里河山! 衣锦荣归,横压世间! 当年故人, 有恩者,许你一世繁华; 欺我者,屠你满门。

无双强兵林彻楚云梦免费小说全文阅读

无双强兵

主角: 林彻, 楚云梦
第1章 山河依存,故人以不在

驶往津新市的列车上。

一名身姿挺拔,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正坐在车厢内,欣赏着窗外沿途过往的风景。

这时车厢门被缓缓打开,另一个高大男子走近,恭敬说道:“少帅,你要查的事情有眉目了,但消息不算太好。”

说着把手中的资料袋,递给了林彻。

打开袋子,出现手中的是一份报纸和几张资料文件。

报纸日期,三年前。

津新市周家仅存男丁,周文恒,昨日死于市中医院,警方以全方位开展调查。

硕大的标题,让紧握报纸的手有些颤抖。

他见证了太多的战友从身边离去,可此时仍然无法正确面对好友的死亡。

望着报纸上死者生前那张照片,往事再次浮现眼前。

“你是谁家的孩子,为什么在这里乞讨?”

大雨磅礴的夜晚,一辆黑色的老爷车停在了一个乞丐面前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识。

“你在门口等一会,我吃完饭,再偷偷给你带些吃食,别乱跑。”就这样,周文恒每日便偷偷的给他带一些饭菜,度过了最艰辛时光。

12岁那年,受到其它孩子欺负,不小心打伤了一个世家子弟,而被一群世家孩子和他们家丁追打。

世人就是如此冷漠。

所有人都微笑着看着一群人,追打自己,只有周文恒护住他。

“林彻,你快跑,他们抓住你肯定会打断你腿的,快跑。”

林彻落荒而逃,再回头看时,周文恒已经被其他人围堵中间拳打脚踢,双手却死死拦住众人,给林彻创造逃跑的机会。

也是那时,碰巧镇北侯出兵,他拦住队伍,毅然的加入军队,前往当时最危险的北境战场。

周文恒是他来到这个世界,见过最善良,最有书生气质的人。

有时老天就是如此不公,让他在20多岁,人生中最好的年纪离开人世。

高大男子又递来一个手机,上面的视频开始播放。

画面中,数名年轻男女正在戏谑打闹着,而戏谑的对象便是周文恒。

此时的周文恒,显然已经得了重病,手脚如帕金森一般不停的颤抖。

无法正常的控制身体。

行动也是特别艰难,四肢有时无法支撑住身体,整个人不时的都会摔落在地。

而其余一众年轻男女,却十分享受此时的情景,大声的说笑着。

辱骂讽刺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一块做工粗劣的木质令牌,正在周文恒的不远处摇晃着,让他不停的伸出颤抖的手,试图去握住那块破木块,但每次眼看成功的时候,都会被人拿开,放在更远的地方。

周而复始的嘲弄着。

期间,更是有人骑在他的身上,抽出腰带进行鞭打。

摆出各种炫耀的动作,拍照留念。

视频长达12分钟,都是以各种方式来侮辱虐待周文恒的画面。

吱~嘎!

右手紧握的金属桌板,发出刺耳的变形声音。

坚固的金属,被手捏压卷曲。

画面中的木质令牌是他雕刻的,交给周文恒时,曾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周文恒,我一定会当大官的,你拿着这个,等我回来也让你当大官。”

儿时的话语有几人能当真,可饱读诗书的周文恒却深信不疑。

就算在周家遇难,自己身染重病,依然相信林彻会衣锦荣归。

如今,他回来了,可……。

车厢内气氛阴沉,杀气弥漫。

“由于目前对津新市还不了解,画面中的几人身份还在调查。”高大男子小心说道。

他与林彻也是出生入死多年,彼此都较为了解。

所以不用想也知道等到达津新市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大汉国最年轻的将领,死在他手的敌军不计其数,在大汉国一方眼里,他是战神,是护国英雄。

可在敌人眼里,却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
就是如此的一个人,在边境保家卫国,可在荣归返乡之时,却发现自己的至亲好友受到如此对待,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,可想而知。

“不用,其中几人我都认识。”林彻声音低沉,不带有任何感情。

继续翻着手中的资料。

周家短短几年内,族人死伤殆尽,目前仅剩周文恒的母亲和妹妹、

而周母更是无法接受家族变故,儿子的死亡,得了一种精神疾病,病情也是十分不稳定。

“到站之后,安排一下,去周家母女的住处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津新市。

黄昏谢幕,红霞遍天。

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,缓缓停在了一间市中小巷的面条馆门前。

面馆有些老旧,窗上的玻璃有几块已经破碎,被随意的用胶带粘合起来,继续使用。

前台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年轻女孩,正在低头不停的清算着手中的票据。

听见有人进来,随口招呼道:“欢迎光临,随便坐吧。”

店内较为冷清,没有客人。

女孩感觉进来的客人没有动,才好奇的抬头,瞟了一眼。

可刚刚低头,却发现有些不对,再次抬头死死的盯住面带微笑的年轻男子。

“小雪,怎么,不认识我了?”林彻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
曾经边境交战正紧,保密工作十分严密,全部与外界断绝联系。

光阴似箭,少时,跟在他与周文恒身后,成天耍大小姐脾气的周雪,也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只不过,满是风霜的脸颊,略显艰辛。

“乞丐哥哥?”周雪不确定的问道。

“是我。”

一句普普通通的‘是我!’便让周雪嘴唇颤抖,泪眼涟漪。

周家变故后,她便再也未见任何亲人。

“乞丐哥哥,这么多年,你去哪了?”

周雪不知道林彻叫什么,只知道小时候,自己哥哥一直救济着这个与她们年龄相仿的小乞丐。

一救济,就是好几年。

“我去当兵了,刚回来,对了,周婶呢”林彻道。

“出去买菜了,这不开个小饭馆吗!对了,我哥没了。”说道后面,周雪低下了头,声音沙哑,如鲠在喉。

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林彻没有多说,只是面色凝重,声音低沉。

两人坐下闲聊一会,周母拎着一大堆菜回来了。

记忆里的世家贵妇的形象已经不在,此时已是粗衣布衫,满头灰发。

周母刚刚进屋,抬头便看见房内站着一个高大,熟悉的男子。

这一刻,林彻的形象开始与周文恒形象重合。

“儿啊,你这几年跑哪去了。”

手中的菜散落一地,冲到林彻身边,抱住自己的儿子,大声质问着。

她与儿子数年未见,许多人都说她儿子已经死了,可是她却不信,自小她儿子学习最好,最善良,最懂事,算命的都说他儿子以后会飞黄腾达,怎么可能会死。

此时也验证了她的想法,儿子终于回来了。

看着周母抱着林彻泪流满面,周雪知道母亲误会了,林彻也知道周母误会了,但是,那又何妨。

他这次回来,其中之一便是替周文恒的赡养母亲和妹妹。

“娘。”

无比陌生的字,从林彻的口中发出,曾想何时,他还有机会喊出这个字。

周母哭的更凶,多年积压心底的委屈,终于释放出来。

泪水瞬间打湿林彻的衣襟。

“站好了,翅膀硬了,知道野了是不是。”周母抹去泪水,抽出墙角的竹条,便抽在林彻的身上。

每一次抽击,都会发出竹条和皮肉相撞的声音,林彻却挺拔站直,默不作声。

“呦,这哭什么呢?怎么,你们周家又死人了?”

“对对对,你们周家都死没了,没人可死了。”

一个令人厌恶,尖细狡诈的声音从门口响起。

只见三个中年男子,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。

“你们滚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周雪看见几人,情绪有些激动的怒斥着。

“嘿嘿,小妞,越来越辣了,哥哥喜欢。”男子调笑着,一双眼睛在周雪全身不断打量着。

周雪还想说什么,却被林彻拦下,说道:“你带娘先进去,这里有我。”

语气坚定,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。

此话说完,所有人都发现林彻的气势在发生变化,以不在是刚刚在母亲面前认错的孩子,变的面色阴沉,目光也异常凌厉。

周雪带着母亲返回内屋,而其余几个男子,却不由的咽了一口吐沫。

但是想想,自己这么多人,而且其余人都有意疏远周家,自己也不至于怕了他。

“我们是远E公司的,我老大是李彪,告诉你,少他妈管闲事,找不自在。”为首男子发出警告。

远E公司?

这种凶神恶煞的表情,有恃无恐的模样,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好人。

林彻找座位坐下,好奇的问道:“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你们这个店,阻碍本地段的发展建设,所以,需要你们为了城市发展做出贡献,交出房契。”男人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手心。

这是先把要说的词,写在了手心里。

周家落难,连本地土鸡瓦狗,都要欺压一头。

“哥,别听他们的,说是城市建设,无非就是看我周家落魄,也想分一点好处罢了,最后还不是落到李彪的名下?”周雪把母亲送回房间,再次返回这里,出声说道。

“这也是为了你们好,交出来房产之后,找个没人地方一死,早点与周家的死鬼们团圆。”

这言语是恶毒至极,也不知平日里,母女俩受了多少气。

“那你们打算出多少钱?”林彻眼睛微眯,目光越发冰冷。

被林彻目光扫过混混心中一惊,但一想有远E公司给他撑腰,而远E公司的背后势力更加的盘根错节,还会怕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?

“我呸!还他妈要钱?要钱买棺材啊?能让我们拿走房产那是你们的造化,别给脸不要脸知道吗?”男子越说越兴奋,丝毫不顾及其他人在场,已经自行走到吧台处,翻找今天饭店的收入。

“那我们岂不是占了你们不少便宜!”林彻调侃道。

“哈哈,可不是吗!所以啊,就让那个小丫头好好的陪哥哥们几晚,当做回报吧。”说完三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周雪面色十分难看,指着三人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小雪,你先回里屋。”林彻面色比周雪还要难看,三人居然如此出言不逊。

如果不是顾及到周雪,他早就出手,送这几人归西了。

为首混混,见周雪转身离开,更是不耐烦的说道:“磨磨唧唧,你们去里面,让那老太太赶紧画押签字,然后一把火把这里烧了。”

得到命令的二人,便要打算前往内屋。

“呵!真是无知无畏!找死。”

第2章 面子能换几条命

眼看林彻便要出手,结束三人性命。

滴!

就在这时,车笛声在门外响起。

副官张合回来了。

“又它妈谁啊,怎么今天这么多事情。”男子骂骂咧咧,心中一阵火大。

可当张合走进来时,三人便立刻闭嘴,小心翼翼的站立一旁,默不作声。

副官张合是一身军装,肩头的肩章代表着他的荣耀和地位。

靠近林彻身前,张合低声说道:“少帅,住处找好了,由于匆忙,条件照比侯爷府,差了点。”

这也是客气话。

上哪能找到和镇北侯府相媲美的住处啊,有也不是他能安排的。

“嗯,辛苦了。”

三名混混小心翼翼的在一旁观看着,起初发现是军队的人,便是有些蔫了,但是当听见称呼林彻为少帅的时候,立刻察觉到不对的地方。

为首的混混,之所以能在自己的小队当队长,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读过书,北方能被称为少帅的只有镇北侯的儿子一人。

那是人们心中的英雄,民间更是给早早给起了名号。

当世神将。

先不说此时正在北境边界,就算来了,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小破饭馆里。

这个穿军装的人,不一定从哪找来,吓唬人的呢。

想明白一切,底气便又提了上来。

“有完没完了,还他妈少帅,老子还是皇帝呢,装逼。”右手直指林彻,破口大骂。

站在一旁的张合,开始并不认识此人,见到对林彻如此不敬,直接出手。

只见一片刀光闪过。

此人的手指,与右手分离。

混混眼睁睁看着手指掉落在地,痛苦的哀嚎起来。

“上,给我杀了他们。”

身后两人刚想动手,张合却更加迅速,短短数秒后,便已制服了二人。

三名刚刚还气势高涨的混混,顿时变成了霜打的茄子,双腿发抖,冷汗直流。而其中一人,更是抱着鲜血直流的右手,面色苍白如纸。

“这位爷爷,饶命啊!”男子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跪倒在地,低声问道。

林彻面色肃穆,淡然说道:“怎么?你们还怕我这无名之辈?”

三个混混面色剧变。

“对不起,您大人大量,我们也是听命办事,您就放过我们吧。”威风八面的形象已经不在,跪地认错的姿势倒是十分熟练。

这等小人物,让林彻有些心烦。

“把你们知道全都说出来。”

三人跪在地上,说道:“我们也是刚刚加入远E公司,我们老大是李彪,是他让我们来找麻烦的。”

说完这句,三人齐齐低下头,不在言语。

三人跪在地上,说道:“我们是

“没了?”张合问道。

不光林彻不满意,就连刚刚进来的张合更是不满意,这说的都是废话。

三人被张合一吓,连连叩头,急忙说道:“有、有。我听说李彪是听从孙家少爷,孙彬的要求,才不断的派人过来骚扰的。”

孙家,孙彬。

听到这个名字,林彻面色再次阴冷,杀气凛冽。

这个人是周文恒同学,林彻小时见过,当然最近见过的一次,便是在视频中羞辱周文恒。

“说说这个孙彬。”

无需林彻询问,张合跟随他多年,见其皱眉便已经知道什么意思。

三人互看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忌惮之色,有些犹豫,但最后还是透露一些。

“孙家原本是二流世家,近几年快速成长,但是,貌似对周家比较敌视,买通了周边几家地下势力,对周家进行骚扰。”

“对对,房契转让也不是我们要,而是孙家要在这里盖商城,与我们没关系啊。”

三人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争取能让林彻饶几人一命。

林彻点了点头表示明白。

“打断手脚,放他们离开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片哀嚎过后,三人被丢出了面条馆。

“少帅,我现在就带人去把李彪和孙彬抓来。”张合说道。

林彻看了看天色,又看了看内屋的周母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通知警司厅,让他们处理李彪等众多团伙,明天中午之前,我要结果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“是。”

半小时后。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城市没有黑夜,此时街道上仍然车辆喧哗,路灯闪耀。

高楼大厦间,广告屏上,开始轮流滚动着,祝贺北境战争胜利的祝词。

津新市东城区,碧水河畔。

本市较为豪华的别墅聚集地。

共100席独栋别墅,树木繁茂、翠竹成阴,周边生态堪比旅游景点。

“娘,还满意吗?”

林彻已经进入角色,扶着周母来到刚刚副官购买的别墅前。

周母也只是微微点头,神情却十分平淡。

“好是挺好,就是照咱那老房子差一些。”

这种房子看似豪华名贵,但是照比世家住宅来说,也是逊色不少。

“哦?”林彻面露疑惑。

周雪立刻解释道:“周家老宅,被人强占了。”然后又对着自己母亲说道:“妈,我感觉这里挺好,离哥又近,以后他娶媳妇了,你还能天天抱孙子,多好。”

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抱孙子了,周母立刻喜笑颜开,拍着林彻的手催促赶紧结婚,给她生个大胖孙子。

林彻微笑答应,心中却记住了,周家老宅的事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日。

清晨。

林彻带着周家母女来办理入住手续。

昨日太晚,所有的手续还需要从新办理。

所有办理妥当之后,时间到达了10点钟。

告别母女二人,坐上早已等候的吉普车。

“去孙家。”

军绿色的吉普车,向着孙家宅院位置驶去。

孙家宅院。

本地有名的私人豪宅。

而孙家,在孙坚成接任之后,更是如日中天。

短短数年,便挤入名流世家,产业更是遍布每个行业。

如此大的成就,带给了孙家辉煌,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傲气。

今年,孙坚成已经70多岁,却依然掌管着家中的主要话语权。

孙坚成有三个儿子,可孙子辈却全是女孩。

正在全家苦恼的时候,大儿子将近40岁,才生了一个儿子,取名孙彬。

从此孙彬变成了孙家的宝贝疙瘩,唯一的香火继承人。

今天的孙家大宅里,正在举行宴会。

为了巩固地位,孙家时常会在家中设宴,款待对孙家产业有贡献的企业骨干,或者各方势力。

所以此时,出入孙家,都是衣着华丽,雍容华贵的上流人士。

林彻和张合坐在不起眼的位置,看着这些衣着华丽的孙家骨干。

“少爷,这孙家好大的面子,小小的企业宴席,多方势力全有涉及,这津新市莫非是他孙家的?”张合气愤说道。

他们在边界挥洒热血,而这些人,却利用特殊的手段,安然的享受着锦衣玉食。

谁人心里能好受。

“今天便看看,面子能换回他们孙家几条命。”林彻看着眼前的场景说道。

张合:……

看来今天孙家是在劫难逃了。

无双强兵林彻楚云梦免费小说全文阅读

方法:保存图片,在微信“右上角”“扫一扫-选择相册”,“选中此图”

即可继续免费阅读

小说书名:无双强兵】👇👇

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创意生活发现者 » 无双强兵林彻楚云梦免费小说全文阅读